回首頁| 網站導覽| 聯絡我們
 


   第1卷
   第2卷
   第3卷
   第4卷
   第5卷
   第6卷
   第7卷
   第8卷
   第9卷
   第10卷
   第11卷
   第12卷
   第13卷
   第14卷
   第15卷
   第16卷
   第17卷
   第18卷
   第19卷
   第20卷
   1998心得專輯
   1999心得專輯
   2000心得專輯
   2001心得專輯
   養生衛教文章
   投稿須知


24.醫案三則

作者: 黃自強 雜誌期刊發表時日期: 1996-12-15

  期刊內容描述

[醫案一]
林姓患者,年三十有二,來訪,自述:腰痛、小腿外側麻,尤其半夜丑時腿疼如針刺,痛不能忍,醒來氣極,用棒捶打半響,疼痛暫歇。方可復睡。平時不能久立,不能提重物,不能操勞。
醫令躺下,抬腿,抬至十五度即疼痛,不能繼續抬上。診其脈濡數,尺微。氣色如常,飲食如常,這種病俗名骨剌。醫學上稱椎間盤突出。病因:林姓患者十多年前因抬重物,體力不支因而閃腰,雖曾服藥,但未痊癒,漸生骨剌。
醫苦與其溝通以西醫開刀方武解除痛苦,他言雖可一勞永逸,但也承擔一些風險,因而想求以中醫醫治。醫遂施以針灸於腎俞、志室、環跳、足三里、三陰交。再加推拿。又囑服藥如下:防風、秦艽、荊芥、砂仁、桂枝、厚朴、茯苓、半夏、威靈仙、桑寄生、續斷、元胡、木通、川七、別甲、赤芍、各約:一、二錢。服三帖再來診。
患者按醫師指示服藥,有些許進步。但仍疼痛。醫仍膽敢施治針灸、推拿、施藥。如此,回去第二天痛有增加,患者即來電詢問何故。醫推敲其回去未按規定作息勞累所致,經一番解釋,乃繼續服藥。如此可謂患者對醫施藥、作息、信心多方面的配合,方達到治病之目的。
再過兩週同法施治,醫僅於施藥上因腸胃不適而加消導之劑,或因喉嚨不適而稍有換,其他大體以上方施治,不一個月病情很快好轉。患者喜形於色。
醫乃囑咐,需繼續施治一個月方休,否則未能痊癒。可是患者偶因工作忙祿而有所遺忘,如此輕忽的結果有時好時壞的感覺。醫乃苦口婆心的勸說,患者也因未能痊癒而苦惱,但是感人的道德勸說,以及多方面的考量,不得已乃接受再一個月的醫治。醫一方面疏通血脈,另一方面補腎壯筋。即以疏經活血湯加桂枝茯苓丸加減應用。而補腎壯筋:即杜仲、骨碎補、破故紙、赤芍、續斷、山茱萸、枸杞子、川牛膝、瑣陽、桂枝、黃耆、巴戟天、五味子、砂仁等或加黃柏、各以二、三錢適體調量,先則通血脈,再則補腎虛。先則七分洩三分補,再則三分洩七分補。總是求拿捏得宜。
雖曰如此簡單,但總在藥量、藥味,以及施治針灸、推拿手法部位多少更動以求進展,患者但在痛與不痛的深刻感受體會痊癒與否。也就是中醫所謂「通則不痛、痛則不通」中求。經醫者治病經驗,當然開刀是較快的治療,但若不是嚴重到痛不可忍的地步,服藥、推拿,也可痊癒,而且不失體力,爾後之保養,與身體之恢復都是比開刀好些。我常感受到病之痊癒否與患者對醫之信心與否影響甚大,若未能得信心,治療常半途而廢。壞了治癒良機。有時患者常因病急亂投醫,以致未得善果。切記、切記。所謂預 防勝於治療,也順便在此提醒親愛的讀者們,在運動或提重物前應先做暖身運動,以免 受到扭傷、骨折等運動傷害而後悔。
[醫案二]
廖姓患者,年方四十八;因早年得志,事業有成,於是天天應酬,真是酒色財氣。生意應酬,應酬生意,事業如滾雪球般壯大。有時一天二十四小時恨不得有四十八小時,如此十餘載,所謂「十年河西,十年河東」一切努力隨江河淘去。一切錢財隨酒色而消逝。慘的是以往身體好的時候不眠不休、能文能武、呼風喚雨無所不能,只可惜一切隨歲月老去,長年熬夜,竟得了高血壓、中風,差-點翹辮子。
有天因緣際會找上了我,彼此寒喧道盡人生觀。『財富如雲,人生若夢「」 ,只有健康的身體才是真的;如是經過望、聞、問、切、弦脈、苔紅、血壓高收縮壓總在一百七十、一百八十,舒張壓也在一百三十左右。
處方:半夏、黃芩、夏枯草、鉤籐、防風、川牛膝、甘菊花、黃耆、白薇、荊芥、石膏、知母、陳皮、甘草、板藍根。脈六帖,並囑其多食蔬菜、絲瓜、忌鹹、油膩、酒等。血壓果有稍降。
過些時日,廖員總覺體力不如從前若山中猛虎一般,及囑其偶以黃耆兩兩,平日煮水當茶飲之。或在藥方中以當歸補血湯或四物湯加減處方,漸得改善。
再過數週,患者要求增強體力以及性慾,我乃以鉤籐散與知柏地黃丸加減使用,後 又見效。患者於人生中體會身體的重要,事業也漸踏穩腳步,不貪、不奢求。更難得的是他也努力記筆記,知道那一帖藥及應如何如何,那一帖藥,在什麼情況較適宜,真是難得。
雖說如此順利,但偶有些藥方,也因隨時的病情變化而有所影響,其實高血壓有好幾種類型:如本態性高血壓、可怕的惡性高血壓(如年紀輕而高血壓、低血壓數值特別高、尿液中蛋白、白液混濁、高血壓引起頭痛、眼底異常、因腎臟障礙使腎臟機能低下、循環系統異常等)。原因明確的高血壓,如是分明病因處以湯藥是最好,老祖宗總是以肝陽上元、肝火旺、肝中風等稱之,藥則多以個人依體質施治。是辨證論治要特別謹慎,以免貽誤。
[醫案三]
陳姓太大,年過五十,常稱膏肓及肩窩部位疼痛,乃診其內傷或拉傷,欲其服藥,患者稱不喜歡服藥,於是暫施以推拿,可是未見改善,於是勸其作X光或掃瞄檢查,結果發現乳房腫塊,於是進行叨除手術,切除後即不再疼痛。諸如此類有個案腰痛、腿麻,檢查結果是腎臟腫瘤所引起的。再有個案感冒發燒不退,原來是腎臟發炎引起的。以上諸症得知詳細、正確的診斷勢所必須,人命關天,不得稍有疏忽,也不得稍有大意。
當然我們也瞭解偶爾一感冒咳嗽,卻遭到x光檢查、細菌培養等煩瑣檢驗而延誤醫冶,也有因單純性的消化道問題,而掃瞄、胃鏡等多層次檢驗,或不必的折騰。總是仔細的檢查對查証病情與對症下藥是必須,但也不必因單純的診治而延誤病情。拿捏準則在乎醫師,也因此對醫師診冶經驗非常重要。對診冶個案的討論與進一步的研究探討也是勢在必行 。『滿招損,謙受益」,不斷的研究更重要。
以上個人淺見,望先進道長不吝指教。拙當感激下盡。





 


台灣中醫臨床醫學會會址 : 台北市延平北路五段243號1樓
電話 : (02)2812-8132或 0901 277 679黃小姐  傳真 : (02)2812-6387  
E-mail:tccma100@ms81.hinet.net  

11 位使用者在線上
(1 位使用者正在瀏覽 雜誌期刊)
成員: 0     訪客: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