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首頁| 網站導覽| 聯絡我們
 


   第1卷
   第2卷
   第3卷
   第4卷
   第5卷
   第6卷
   第7卷
   第8卷
   第9卷
   第10卷
   第11卷
   第12卷
   第13卷
   第14卷
   第15卷
   第16卷
   第17卷
   第18卷
   第19卷
   第20卷
   1998心得專輯
   1999心得專輯
   2000心得專輯
   2001心得專輯
   養生衛教文章
   投稿須知


16.略論腎陽及溫腎法的臨床運用

作者: 周小白 雜誌期刊發表時日期: 1996-12-15

  期刊內容描述

兩千年前的中醫經典《素間‧生氣逋天論》中指出:『陽氣者,若天與日,失其所亂折壽而下乾。明‧張景岳云:『天之大寶,只此-九紅日;人之大寶,只此一息真陽。近有學者認為:四十歲以上的人,百分之八十五有腎陽虧虛證。筆者臨證三十餘年,對此甚有同感。
腎陽,又稱真陽、元陽、真火、命火等、腎陽稟於先天,為人身陽氣之根,它發生吾身,溫養五臟,在人體生、長、壯、老、巳的整個過程中,有舉足輕葷的地位。
腎陽命門之說,肇始於內難,而無善于明代。《難經》則基本上指出了命門的作用及具重要性:追王明代,名醫輩出,對命門學說大加闡發。而令人的研究則更上一層樓,促神經內分必和細胞水平的自穩神經調節機粗看,非常相似中醫陰陽的對立互根、肩長轉比、相互調節的學說。且更從分子生物學層次研究環核酐酸證明:陽虛者環磷酸烏甘多顯著升高,而陰虛者則環磷酸腺甘普遍升高,這樣腎陽虛、腎陰虛就有了客觀指標,說明中醫學的陰陽並非抽象的假設,而是有其堅實的物質基礎的。

一、腎陽與人體生理:
(一)五臟六腑姆不賴以溫養。
(1)蒸發腎陰,栖養五臟o
(2)輸火于心,以養神明。
(3)溫養肝木,暢其升發。
(4)燠暖脾胃,助運中洲o
(5)溫肺納氣,以行宣肅。
清‧陳士鐸《石室祕錄》中說得明白:『心得命門而神明有主,始可以應物,肝得命門而謀慮,膽得命門而決斷,胃得命門而能傳輸,肺得命門而冶節,大腸得命門而傳導,小腸得命門而布化,腎得命門而作強,三焦得命門而決瀆,膀胱得命門而收藏。,
(二)腎陽蒸騰,化氣行水o
(三)元陽固密,攝精封藏。
(四)腎中真陽,助陰生長。
(五)腎陽溫煦,助衛固表。
總之,腎陽在人體生理活動中,作用至要,它是生命熱能的源頭,五臟六腑的樞紐。當腎陽不足導致諸虛百損,或諸病及腎而傷耗陽氣時,溫腎之治,是千金不易之法。
二、腎陽虧虛的病機
腎陽虛弱,原因頗多,概約如下:
(一)稟賦下足,先天薄弱,加之後天失養。
(二)房勞傷腎,精泄過度,陽亦隨之耗散。
(三)五臟相關,他藏久病,窮必及腎。
(四)誤治失冶,如過汗峻下,久用苦寒等皆可傷耗腎陽o
(五)自然衰老,氣弱陽虛。
腎中真陽,是機體一切功能活動的原動力。火能生土,脾土賴以溫燠而運化轉輸,命門火衰則食少腹脹,甚則大便溏泄,完穀不化。腎主納氣,腎陽虛則氣不歸原,發為喘逆氣促。腎主水,腎陽虛則水氣氾濫而為腫為脹,水邪上泛,水氣凌心則心悸怔仲;水寒射肺則為喘為咳。腎司二便,腎陽虛則小便頻數清長,遺溺失禁,大便溏泄。腎陽虛,腎陽失固可為滑泄不禁,陽痿陰挺,經漏帶卜,滑胎不孕。腎主骨,腰為腎之府,腎陽虛,精氣不足則腰痠脊痛,腿軟乏力。腎工作強,腎陽虛則腦力衰退,思維遲鈍,稍勞即疲,且性情淡漠,陽事不能。命門火衰,真陽下能溫煦周身則畏寒怯冶,倍于常人。腎主骨主體,腦為髓海,腎陽虛,腦海空枯則頭眩欲撲,耳鳴視糊。命火衰微,內寒叢生,陰盛格陽,陰陽離決,可致厥逆休克。
總之,腎陽虧虛,命火衰微,其臨床表現錯綜複雜,但萬變不離其宗,抓住腎陽虧虛,這一關鍵病機,進行以溫補腎陽為主的治療,則變化萬千的沉 重病,自可回舂。

三、溫腎法的適應證
腎陽虧虛臨證可見:面色白、神疲欲寐、眩暈耳鳴、畏寒肢厥、腰膝冷痛、腹痛泄瀉、男子精寒、陽痿早泄、女子帶下清稀、宮寒不孕、舌質淡胖嫩、舌苔白滑潤、脈象沉遲或虛弱,諸多症狀不必悉具。

四、溫腎法宜忌
(一)溫陽當分緩急
陽虛欲脫,當急急回陽,稍有遲疑,真陽即有亡於頃刻之虞。仲景有「四逆湯」類方,後世有「參附湯」等可供選用。但桂、附、乾薑性溫剛燥,一但陽氣得復,當即時護陰。在陽虛不甚急迫時,應以溫潤為法,勿用剛燥,選藥如仙靈脾、肉蓰蓉、巴戟天、冬蟲草、鹿角膠等,既奏溫陽之功,又無傷陰之弊。
(二)溫陽當於陰中求陽
腎是水火之臟,既抱真陽,又涵真陰,而陰陽互根,陽損每每及陰,且真陽以陰精為基,陰精不足則陽氣無化生之源。張景岳指出:「善補陽者,必於陰中求陽,則陽得陰助而生化無窮。」仲景之「金匱腎氣丸」、景岳之『右歸九』皆可師法。
(三)溫腎與祛邪
腎陽一虛,則機體抗邪熱力,易感六淫。此腎虛挾邪之病,應標本同冶,溫腎與祛邪並虐,振奮陽氣,俏散陰邪。如太少兩感之用麻附細辛揚,痰飲水濕之用苓桂朮甘湯即為典範。
(四)陽虛梢露,即予溫腎
腎陽虧虛‧蜂論外感為因,或內傷導致,都是櫝微成漸,由輕變重,待病久損及腎元,已經成苛。故腎虛諸症梢呈一二,即當及時培補,未雨綢繆,『安其末受邪之地』,始禹高著。

五、溫腎法驗案舉例
例1:溫腎暖肝暢淋(前列腺增生、前列腺炎)
張某,男,58歲,1984年五月十日診,小便頻數,淋灕澀痛,時挾白濁,病已四年,面色白,神疲乏力,腰酸冷痛,會陰墜脹,陽痿不舉,大便溏薄,兩脈沉細無力,舌質浹暗,舌苔白。肛診前列腺增生Ⅱ。中央溝消失;西醫診為前列腺增生,慢性前列腺炎,選用抗生秦相清熱解毒的中藥以消大症,效果平平。腎主二陰,足厥陰肝繞陰器、過少腹,患者腎陽已衰,肝經失溫,挾瘀挾濁之證,當以溫腎暖肝‧益氣化瘀為法治之:
製附片8克、上肉桂4克、仙靈脾10克、山萸肉10克、炒小茴5克、台烏藥10克、全當歸10克、西黨參15克、枸杞15克、懷牛膝10克、橘核10克、虎杖15克、琥珀粉2克(兩次分吞)。
加減服用三十多劑,溺流暢通,疼痛消失,其他症狀均大有減輕。
按:患者年近花甲,腎氣已衰,久用寒涼,更傷腎陽,導致肝失溫養,經脈瘀阻,所現症狀皆為陽虛陰盛之候。故予標本同治,溫腎柱邪,務使麗日當空,陰霤消散,則肝木訐違,氣血暢行,瘀滯啃敝,溺暢淋除,諸症大減。患者年老,雖謂陽虛,然真陰亦應頤護,故選藥組方不離溫潤。

例二:溫腎充髓補腦(小腦輕度萎縮)
張某,女,四十八歲,1993年10月20日診:整日頭痛昏沈,耳鳴糊,記憶力銳減,不能看書寫字,腰痠腿軟,行走歪斜不穩,共濟試驗陽性,頭顱CT片示:小腦輕度萎縮。西醫冶療牛年,悉無寸效,信心盡失,相邀試診。刻診兩脈沈弱,舌質談白而嫩,舌苔薄白,斬車胃納尚健。此靨腎陽不足,陽損及陰,下能充髓榮腦,!冶擬溫腎育陰充體‧益氣廾清活血,東垣益氣聰明湯加減:大熱地12克、仙靈脾12克、杞子15克、菟絲子10克、炙黃耆15克、西黨參12克、粉葛根30克、蔓荊子8克、全當歸l0克、京赤芍12克、炒白芍12克、紫丹參20克、鹿角膠10克(烊化沖服)。
服藥三劑,覺頭目梢清,已能看書寫字,信心陡增,加減服用三十劑,諸症盡消,恢復工作,其間配合針灸督脈經之穴位,促使陽氧升騰,不無功勞。

按《靈樞‧口問》篇曰:「上氣不足,腦為之下滿,耳為之苦鳴,頭為之苦傾,目為之眩。」患者先天陽氣陰精交虧,髓海空枯,精氣下能上輸於腦,腦為之不滿,神明失用,中樞失靈,導致諸症迭出,舍補腎充精、益氣活血,不能建功。吾執此方變化,治療腦萎縮已十數例,多收良效。
例一:石某,七十歲,1988年10月20日診;訴頭暈目眩,畏寒肢厭,腰痠冷痛,不時嘔吐涎沬,兩脈沈弱,舌質淡胖,舌苔白潤,測血壓:20/12kpa ,云數十年來血壓恆定在13/8 kpa左右,稍高即慼不適。自服西藥降壓已四天,血壓及症狀未見改善。此為心腎陽虛,濁陰上逆,清竅被蒙之證,治當溫陽降逆:
製附片10克、淡乾薑10克、炙甘草10克、嫩桂枝8克、炙黃耆20克、全當歸10克、炒白芍12克、粉葛根15克、姜半夏12克。服藥三劑,頭目清朗,諸症緩解,血壓恢復至13.5/8 kpao
按:患者年已古稀,心腎陽衰,濁陰阻塞害清,治用四逆湯加桂枝溫振心腎陽氣,黃耆、葛根、半夏生清降濁,當歸、白芍養血和陰,並緩陽藥之燥。因藥症相符,用藥盡3劑,即收竿影之效。
總之,溫腎法廣泛用於腎虛諸多疑難雜症,上述驗例,僅能窺其一斑,此文所論,只能述其萬一。溫補腎陽,運用得當,確可救危起難,振廢興頹,是臨床上極應重視之治療方法。





 


台灣中醫臨床醫學會會址 : 台北市延平北路五段243號1樓
電話 : (02)2812-8132或 0901 277 679黃小姐  傳真 : (02)2812-6387  
E-mail:tccma100@ms81.hinet.net  

69 位使用者在線上
(1 位使用者正在瀏覽 雜誌期刊)
成員: 0     訪客: 6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