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首頁| 網站導覽| 聯絡我們
 


   第1卷
   第2卷
   第3卷
   第4卷
   第5卷
   第6卷
   第7卷
   第8卷
   第9卷
   第10卷
   第11卷
   第12卷
   第13卷
   第14卷
   第15卷
   第16卷
   第17卷
   第18卷
   第19卷
   第20卷
   1998心得專輯
   1999心得專輯
   2000心得專輯
   2001心得專輯
   養生衛教文章
   投稿須知


2.善護脾胃與腎氣是中醫治療的決勝關鍵

作者: 許金龍 雜誌期刊發表時日期: 2000-06-30

  期刊內容描述

前 言
眾所周知,中醫學最大的特色就是對生理和疾病的認識是宏觀而整體的,臨床上講究的是辨證而施治,且治療時無論病況如何,雖有先後主次之分,方法上亦有同病異治、異病同治之別;然萬變不離其宗,「扶正袪邪」為其主旨,也就是護衛人體的元氣以幫助其去除病邪的能力。
而於扶正的臨証作法上,簡言之即於邪正交爭之際,首重脾胃和腎氣;此乃千年以來所有中醫臨床家於實際臨診中,體認之總結。漢代張仲景所著《金匱要略‧臟腑經絡先後病脈證病並治篇》曾提到:“上工治未病”、“見肝之病,但先實脾”的記載。脾胃屬土,居五臟之中,為氣血生化之源;腎居水,司水液,主藏精與納氣,乃人身元氣之根。兩者對正常生理功能之維護與抗病禦邪之機能,實有唇齒相依、密不可分之關係。
筆者長年來臨床於各科之間,診療中每每觀察到甚多病症之發展與預後,往往皆須從脾胃之運化和腎臟精氣的思惟上探出先機。今暫借一隅,僅將平日臨診之所察與淺學提出來與同道共研討。
脾胃為生氣之原
《內經‧論疾尺篇》即載明:“有胃則生,無胃則死”,而歷代大家中亦咸認為診脈要訣實不離胃、神、根三字,足見胃氣之盛衰有無,於臨診時往往是叩關以探病情之瘥與不瘥之先決要件。蓋以胃為水穀之海,主為五臟六腑提供必要生氣之資源;脾為孤臟,灌溉四旁,主腐熟水穀,運化精微,輸精於肺,敷佈周身經脈,四肢百骸皆賴其養。是故運化之機若有所挫,脾胃之氣則頓受阻滯,上下氣血皆不能無病,何況於邪氣入侵之時。
  筆者臨床所見胃氣受阻之證,大都見於飲食不當如偏食、過食 (飽食)、節食或多年服食不當藥品而致傷及胃氣者,像幼童、婦女或久賴藥物的人;筆者對這般患眾,皆不忘囑附,令其配合食療之輔,以助袪邪復正之力,行者皆能效驗。例如感冒初期,僅輕微上呼吸道之鼻塞、喉痛、咳嗽,或過服消炎藥後可能致咳痰不出、聲緊,而無明顯發炎症狀及見胸悶等症時,用藥除常施以宣肺疏邪之劑外,並囑其另煎生薑紅糖湯併服之,常能於一二劑內咳聲漸鬆、痰並能出,隨之周身舒暢;又如咳嗽日久,屢治不癒,常與中焦氣滯而弱者陷者有關,也常於宣肺治咳方中,少佐升達陽明之品,亦多有顯效。另有因食冷過度或偶觸外寒引發之呃逆不止者,兼見頭重、納差、四肢乏力等症;大都先針足三里雙側,則逆勢立得緩解,之後並予服和胃降逆之劑,皆獲改善。
  常見時下科技族或腦力工作者,或成日待於冷氣房辦公室中,打電腦、接電話、咬筆桿者,肢體本難有活絡之機,加之常處於乾冷氣流下,氣血周身循環易形阻礙,常見頭痛、項強、腰背酸痛、肢麻酸脹等症;除給予疏筋和榮衛之劑外,尚需從調理脾胃上著手。以其生活或作業方式已背離身體自然機能,飲食習慣又大都改變,如每日僅吃中、晚二餐,早餐常隨興裹腹,且氣盛方剛之年又喜食肥甘精美之食,往往易致宿食或積滯阻於腸間,病變百出,不一而足;此等療法,大凡先通腑清腸,再服調理氣機之藥,方可收功。另外,如平素感冒,節令雜氣相交之際,治之不癒,症見鼻塞、清涕迴流、喉嚨間痰,或咳嗽久治不瘥之過敏性鼻炎、支氣管炎等,除予必要之治劑如葛根湯、辛夷散、小青龍湯之類外,其後續之調理,仍不離補中益氣、參苓白朮、香砂六君子等甘溫補中、健脾益氣之劑以竟其功。又以當前正紅的科技工作者、程式設計工程師而言,僅管所入豐厚、物質不虞,然體能常呈過度耗散而多見一般之腦神經衰弱症如夜寐不安、心悸、怔忡、焦躁、手足乏力、納差者,選用歸脾湯治療多見驗效;而本方亦從脾胃入手,加入養心安神收斂之品化成。
  其它如婦女大虛大虧之證,古人乃因房勞、過產之故,今之婦女則多為角色拌演之多重壓力及情志劇烈起伏所致,症見頭暈目眩、手足麻木、經血不足、血色清淡;余常以八珍湯或逍遙散加入阿膠、首烏、枸杞等;至於中焦勞倦傷脾,胃氣積弱而起之濕邪下注帶下症,則任用完帶湯以健脾除濕止帶。幼兒觸冒風寒者,每逢氣交之際,兒科診所必門庭若市,人滿為患;余多年觀之,時下患兒多腸胃薄弱,起因平素偏食生冷、油炸物,甚或常年於打針服藥下成長者,不僅消化吸收有礙,竟累及機體免疫力而使之徒然下降。遇雖如此,然只消療之得法,耐心以調理脾胃,假以時日,待食慾較佳,胃氣漸足後,即可藥棄而人安。以上皆臨症屢見不鮮之例。
大體而言,人無男婦、老少之分,只要胃氣充、脾氣健、營養夠,衛外護表之功自然無虞,即或有疾,常能漸瘥。筆者曾見一患者因多年失眠,經某大醫院多年診療,不僅無法改善,反見形容日益憔悴且每日食少、神倦肢乏,晝夜皆不得安眠;經余細診後,處以四神湯加棗仁、半夏、西洋蔘等調理三個月,體漸健,夜已可眠。另一青年近三十,經西醫之診為先天性腸道狹窄,每日食量甚少,多則易脹,足見運化甚差,故每見精神痿靡、情志低落;某回因神經痛(併周邊神經炎),經院方注射止痛針後,不僅神經痛屢見復發,更轉為腦神經衰弱症,經續服鎮靜劑二年後罔效。前來余診所時,每次服藥後,效不甚明顯,遂建請放棄藥療,改以家中自行食療,至今尚在觀察中。若細究此藥石罔效之原,皆肇因於長期過服不當藥物致傷及胃氣生發之機甚深,即古人所戒之“虛虛實實”之害,豈非醫之過歟?
  脾胃乃後天之氣,掌人身營養之吸收、輸佈,若失其織,則五臟六腑之氣血紛亂漸起。據營養學者之研究,人每日所需之營養源如蛋白質、醣類、脂肪、維生素等多數人皆呈嚴重匱乏(應是指攝取偏頗致令其它類不足),尤有甚者今日人人生活忙碌,講求速效、速食。飲食習慣即無定時又難節制,若非過飽,即是挨餓,常有一頓久久、二頓相杵之遇,皆現代人普遍現象;加之速食產品、加工食物充斥坊間,要如精製白米、罐裝之脫脂奶粉、去麩麵包麵條類等,尤其維他命系例之營養素,於今日之天然食物中由於運輸、冷藏與烹飪等過程不當,早已喪失大半,除非大量攝取合成之維他命,否則難以補償之。身體機能自然大受影響,一旦邪侵,經絡之氣難以禦邪,五臟六腑元真難以通暢,所資無源,怎能不病?
  若細究之,如維他命「A」有保護人體呼吸及腸胃道黏膜、預防感染及抗衰老之功,「B」有供給能量、抗壓力、防止細胞炎症之滲出物、預防腎結石、減低血液中膽固醇含量之效;「C」具強化結締組織(與鈣協同作用)、增強細胞膜以防止病毒或異物滲入的功能,對於骨骼、牙齒亦有保護組織、預防出血等作用,當協同A與B分工合作時更可有效地抵禦外邪入侵等。上述皆服食之品,對中焦(含現今之脾、胃、胰、小腸)所生之抗病機能,實具舉足輕重角色,斷不可輕忽之;而中醫的處方中所謂健脾益氣、調中升陽之藥物,如參苓耆朮之品皆與此類服食之物異出而同功,無甚差別,古人早有先見之明,故言“上工治未病”,非治其病,乃先護其正氣以禦邪氣,不令其侵耳!
腎氣是五臟之根
  古稱腎氣乃先天之氣,五臟元氣之根,具藏精、納氣、主五液之功,與現代醫學之內分泌、神經、體液三大系統所職大致相符。當人體消化道吸收長期障礙時,體液之PH值即呈酸化之傾向,繼之神經系統之傳導與協調漸趨失衡,內分泌失調,終而導致整體免疫力全面低落;由此可闡明脾胃與腎氣間之相依互補關係。
  臨床上常見久病不癒,或治之腎氣之固納功能受損,諸如最常見之新陳代謝疾病(糖尿病、痛風)或心血管疾病之高血壓、心臟病(心肌肥大、心室傳導阻滯、心律不整等),若出現眩暈、耳鳴、腰膝酸軟、陽萎、遺精、盜汗、尿頻清長或黃赤、心悸、胸悶及動則易喘等見症時,辨證屬腎陰虛者,余常以知柏地黃湯、滋陰降火湯、當歸六黃湯等增減;屬腎陽虛者,余常以金匱腎氣丸加減之。若為糖尿病患者,可酌加黨參、黃耆、枸杞、黃精等益氣降血糖之藥物;如為高血壓者,可加入天麻、鉤藤、桑寄生、杜仲、石決明或代赭石等降壓鎮靜藥以療之。此外,若見腎精不足者,則以滋腎填精之法;腎不納氣者,則以滋腎納氣治之。
  臨證時,只要辨證無誤,施治得當,常可達至穩定病情,改善症狀之效;由此可見古人所言腎氣之理論於臨床之指導意義上,已獲更確切之肯定。
後記
  以上所述,乃筆者多年之臨證經驗與醫學見解之簡要陳述;茲因付梓匆促,疏漏之處,尚且難免,懇請同道讀者不吝指正。





 


台灣中醫臨床醫學會會址 : 台北市中山區南京東路二段132號6樓
電話 : (02)2507-0603  傳真 : (02)2503-2877  
E-mail:tccma100@ms81.hinet.net  

21 位使用者在線上
(2 位使用者正在瀏覽 雜誌期刊)
成員: 0     訪客: 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