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首頁| 網站導覽| 聯絡我們
 


   第1卷
   第2卷
   第3卷
   第4卷
   第5卷
   第6卷
   第7卷
   第8卷
   第9卷
   第10卷
   第11卷
   第12卷
   第13卷
   第14卷
   第15卷
   第16卷
   第17卷
   第18卷
   第19卷
   第20卷
   1998心得專輯
   1999心得專輯
   2000心得專輯
   2001心得專輯
   養生衛教文章
   投稿須知


17.加強研究傳統藥理學之芻見

作者: 沈邑穎 雜誌期刊發表時日期: 2003-03-15

  期刊內容描述

摘要
  中醫藥現代化的過程中,必須依據中醫傳統理論,並加強研究傳統藥理學,以便提高療效,精確用藥,及提高解決疑難雜症的能力。
關鍵字:中醫傳統藥理學
前言
  中醫藥自清朝以來,面對西方醫學及科技發展的衝擊,未來發展的方向,是從中而終?抑或衷中參西?或全盤西化?眾說紛紜,莫衷一是。近半世紀以來,大陸的中醫發展方向,早將中醫與西醫結合於門診及研究之中,中醫現代化的口號與行動如火如荼進行中。
  雖然大陸積極推動中醫藥的現代化,不少有識之士仍對此提出諍言,希望不要拋棄中醫固有的理論基礎。如:張氏等在《21世紀中醫藥發展的思考》(1)一文中提到,發展現代中醫藥,首先要“高度重視中醫藥理論研究。……中藥是在中醫理論,如辨證論治,陰陽氣血、四診八綱等指導下應用於臨床的。……因此,我們要在充分繼承基礎上,用現代語言去揭示和闡述中醫藥的科學內涵,將傳統藥性理論中性味、歸經、升降浮沈配伍禁忌等內容,與現代生理、變化、藥理與活性成分研究相結合,以適應中醫藥走向世界的需要。”他們認為應儘快建立一套符合中醫藥自身特色的評估體系。因為“中醫藥學和西醫學是兩種不同的理論體系。但是近年來,中醫藥學在臨床、藥物研究、成果鑒定等方面都套用了西醫的模式,評判思路與方法和西醫無甚差異。這顯然不符合中醫藥學術體系及其發展規律,使中醫藥研究失去了本來的科學內涵和特色。目前中藥藥理、療效判斷,僅局限於西醫的藥理、毒理、藥效學的研究模式。而中藥作用的著眼點則是針對人群和疾病綜合體徵(即“證”)及調節人體臟腑、經絡氣血間協調與平衡。因此,建立一套符合中醫藥自身特色的評估體系已成為當務之急。”張氏認為這種評估體系應堅持中醫藥理論和中醫臨床與科研特色,同時亦應融合現代科學技術和方法。這即是張氏等在本文中,曾提出將具有傳統中藥與現代科技手段“有機地”結合起來的方式。
  反觀台灣,中醫與西醫的壁壘依舊分明,中醫師多從事於臨床診療工作,中醫藥的研究相形量少許多。台灣中醫藥現代化主要呈現在「科學中藥粉」的製作及使用。「科學」一詞,凸顯出採用現代科技的製作方式,此乃因應現代生活需求所發展的新劑型,本是美事一樁。但是,一方面由於健保局的規定,迫使擁有千年歷史的飲片,慢慢淡出門診的舞台,而讓新興的科學藥粉得以獨霸一方;另一方面,許多中醫師習將科學藥粉的方劑以單味藥方式使用。長此以往,單味藥物的性味歸經恐將被隱沒於「方方相疊」的處方箋中。
中醫藥學之核心在於中醫理論
中醫藥乃植基於此發展而來。若除去中醫理論,則中醫與中藥即將淪為民俗療法與民間青草藥而已。一般民眾只要手上握有一本驗方或祕方書,按圖索驥,即可自行買藥服用,哪裡還須中醫師?
  何謂「中藥」?大陸耳鼻喉科專家干祖望老醫師曾對「中藥」定義如下:“不論什麼動物、植物、礦物及人工合成的東西,通過中醫理論來認為能治病的,都是中藥。反過來說,沒有通過中醫理論的認可,都不是中藥,包括黨參、黃耆、熟地在內。”(2) 袁氏(3)也提到“一種藥物,是屬於中醫,還是屬於西醫,并不是由這種藥物本身的特性所決定的,而在於對它們特性和作用的認識,是以中醫理論,還是以西醫理論的術語表述的。如果用中醫的理論表述了它們的治療作用,便可以為中醫學所用,因而它們就是中藥;反之,它們就是西藥。”
  方劑是由單味藥物根據中醫基礎理論及辨證所構成的。所以,單味藥是方劑的基本元素。方劑的精神在於使藥物經組合後,能確實調理人體中失衡的陰陽,且其效用應該會比單味藥更大,副作用更小。所以,臨床應用時,必須精確掌握每味藥物的內涵,包括性味歸經、效用主治,甚至副作用及安全劑量等。如此,不僅在一般臨床使用時,療效卓著;在面對一些新的或是棘手病例時,才能順手拈來,出手成方,直搗黃龍。
  何謂「傳統藥理」?循著干老的定義,則只要是以中醫理論來說明及定義藥物之內涵者,皆可視為「傳統藥理」,包括性味歸經、功用主治、禁忌配伍等。如桔梗,在《本草備要》,其“性味苦辛而平。色白屬金,入肺瀉熱,兼入手少陰心,足陽明胃經。能開提氣血,表散寒邪。清利頭目咽喉,開胸膈滯氣,為諸藥舟楫,載之上浮,能引苦泄峻下之劑,至於至高之分成功。養血排膿,補內漏。凡痰壅喘促,鼻塞目赤,喉痺咽痛,齒痛口瘡,肺癰乾欬,胸膈刺痛,下痢腹痛,腹滿腸鳴,並宜苦梗以開之。”這段藥理可以整理如下:
性味:味辛能散,故可表散寒邪;味苦能瀉,故痰壅喘促,肺壅乾咳等氣逆之證可降之。性平不燥,可入肺瀉熱。
歸經:入肺心胃,主治之證亦多與三經有關。同時肺與大腸相表裡,故亦治大腸經病。
上行的作用:其性上行,可為諸藥舟楫,引苦泄峻下之劑,至於至高之分成功。
   所以,歷代以來,在方劑中,若欲藥效上行,多加本藥以載之。
開提氣血:肺主氣,心主血,胃經為多氣多血之經。《重慶堂隨筆》曾解釋本藥可“開肺氣之結,宣心氣之鬱”。可是並未完全闡釋“開提氣血”的意涵。大陸現代的中藥學大都註明桔梗僅入肺經,是為氣分藥,且其功效多為“開宣肺氣、祛痰利咽、排膿消廱”,對「開提氣血」部份,未作進一步陳述。所以,這應是研究桔梗時可以再深入探討之處。
  現代藥理研究,桔梗根的主要成份為桔梗皂甘(platycodin),有祛痰、鎮欬、抗炎與免疫增強、抗潰瘍、鎮痛鎮靜解熱、鬆弛腸平滑肌等作用,與傳統藥理所述不謀而合。
  醫學是社會的產物,中醫藥自《內經》時代以來,從未曾將自己排除於當時的社會活動之外,反而與社會的脈動緊密結合發展。隨著生活環境及氣候的變遷,東漢有《傷寒雜病論》,開創辨證論治的先河;金元有四大家,寒熱溫涼,百花齊放;清朝有溫病學說,時疫天行,漸能掌握。中醫學隨著時間的經過,其內涵愈來愈豐富,但是從未脫離中醫理論的核心。
  身處21世紀,中醫藥的現代化更是必然的趨勢。但呂氏在《繼承發揚中醫藥之陋見》(4)文中指出,目前的中醫學形勢堪憂,究其原因,“主要是受西方文化科學的影響,把自己民族的歷史悠久、偉大輝煌的文化,看成是落後的、低等的,評價中醫藥學、研究中醫藥學時,照搬西醫的理論、方法,片面強調動物模型、實驗證實,用西醫學的標準來衡量中醫學的科學性。”他認為“中醫學的核心是以人為研究對象,中醫理論體系中的許多參數,尤其是“證”,是在陰陽五行、臟腑經絡、氣血理論指導下,根據對人的望聞問切,按照六經、八綱、衛氣營血、三焦、臟腑經絡等辨證模式得出的,而動物與人是有區別的,動物不等於人,因此,不可能製作出與中醫藥學概念完全相同的動物模型。”所以呂氏振臂高呼:“照搬西醫的理論、方法來研究中醫藥,只不過是注解中醫藥、證實中醫藥,不可能使中醫藥學在學術上取得突破。” 可見大陸學者對中醫藥現代化過程中,已有過度西化,拋棄傳統理論的危機意識。
  本文呼籲加強研究傳統藥理學,並不是將中醫藥倒退回清朝,甚或更久遠的時代,而是在現代化的過程中,一定要有所本,有所循。所欲本者,所欲循者,即是中醫傳統理論。誠如前文所述,一旦拋開了中醫傳統理論,則中醫已不復為中醫矣!例如賈氏(5)所述:“中藥現代化是要得到新中藥而非新西藥。……所謂中藥,是能依據中醫理論加以應用的藥品。青蒿素是近年我國開發的新藥,自中藥青蒿中提取的單體,治瘧有特效,在世界產生重大影響。但是,青蒿素已不是中藥,而是西藥,因為它不能依八綱辨證應用。……中藥現代化要開發新中藥,且希望賦予具有宏觀優勢的中藥以微觀優勢,即提高其科技含量,絕不是要把中藥西化為西藥。”這才是中藥現代化的主旨。
研究傳統藥理學之用有四:
傳統藥理學可指引現代藥理學研究的方向:中醫藥學與現代科學二者並不相悖,而是相輔相成。中醫藥歷經幾千年的人體實驗,累積豐富臨床經驗,現代研究可自已知的藥理作用著手,由此再深入研究,節省摸索的時間。相關的案例很多,此處不再贅述。
傳統藥理學可將中醫臨床診斷與治療精密結合,提高療效:誠如袁氏(3)所問:“近年來,採用化學分析和藥理實驗方法對中藥的分析研究已經進行得相當深入了,但為什麼既不能觸動中醫的理論體系,從本質上很深入地揭示其中的奧秘,又不能運用這些成果,把中醫對中藥的支配再提高一步呢?”他認為主要的原因就在於“研究出來的藥物作用和作用機制,不是用中醫理論,而是用西醫理論的術語表述的,如緩解平滑肌,擴張冠狀動脈,抑制免疫反應等。”因此,在這個意義上,袁氏認為符合中醫特色的中藥現代化研究,到現在為止,還沒有真正開始。
   臨床上,多數的中醫師仍以中醫理論來分析病情,以中醫證名,如肝腎陰虛、心火鑠金等作為治療的指引,據此選擇具有能解決該“證”之處方用藥。此時,臨床診斷與治療必須建立共同的語言,才能合拍。西方醫學的診斷與治療也是同一種語言,否則,如何處方下藥?所以,研究傳統藥理學有助於選擇適當方藥,提高療效。如前述桔梗一藥,清‧王清任於血府逐瘀湯中用之,除能開宣肺氣外,主要取其上升特性,載諸藥上行於血府,發揮功用,同時配合長於降氣的枳殼,一升一降,寬胸行氣,使氣行則血行,加強活血化瘀之能。此即充分掌握傳統藥理學的應用先例。
傳統藥理學有助於精確且精簡地處方用藥:傳統藥理學於臨床選擇用藥時,可指引明確方向,尤其在治療溫病時,尤為重要。因為溫病本已傷陰,苦寒之品雖可清溫病之熱,但苦亦燥濕,過用反致傷更津,而導致燥渴,所以,應用甘寒之品較為恰當。
   其它如濕邪所致之證,也為臨床所常見。濕性黏滯,易於化熱,或阻滯氣機。治療時,應依據這些特性,謹慎用藥。以下提出兩方參考。
 甘露消毒丹主治濕溫初起,邪在氣分,溼熱並重之證。治療時,陳氏認為應清熱袪濕,分消其勢,將“辛開、苦泄、燥濕、芳化、淡滲五類藥物組合成方,……如此配伍,才是完善的結構。”(6)由於本證係感受時疫,變生溼熱,阻於少陽三焦,陳氏說明此方展示了“辛開肺氣於上(薄荷),芳香化濕於中(藿菖蔻),淡滲利濕於下(滑通茵),三焦并調的配方法度。”(7)同時,該方以黃芩、連翹之品,清上中下三焦之熱,再配辛涼的薄荷,“則清中有宣,涼而不鬱,使熱有所外出去路而無涼伏之憂,體現清輕宣達,展其氣機之法。”(8)所以,陳氏評價此方在藥物的選擇上頗為“精當”。這說明了臨證除須對藥物有所瞭解之外,對於病因、病機也應深入掌握。
 平胃散僅四味藥,卻是治療濕阻中焦的代表方。其理如陳氏所述:“所選厚朴、陳皮不僅芳香化濕,且能調暢氣機,兼顧到了濕凝氣阻兩種基礎物質運行受阻的病理變化。”(9)芳香化濕的藥物很多,但是基於對厚朴、陳皮二藥傳統藥理的掌握,可以一箭雙雕,不必雜入其他藥物,使得方專而效宏,這應是諸多中醫師學習的目標。
傳統藥理學可提高解決疑難病證之能力:例如射干作為方劑之一員,首見於《金匱要略》的鱉甲煎丸,方中射干與桃仁、丹皮等藥合用,活血袪瘀通滯。在《本草備要》中,射干苦寒能瀉實火,火降則血散腫消,而痰結自解。所以能消心脾老血,行太陰厥陰積痰。不僅為喉痺咽痛要藥,還可治療結核疝瘕、便毒瘧母及經閉等痰血瘀積之證。其被用來治療瘧母之藥性,必不是「喉痺咽痛要藥」,而是能「消心脾老血,行太陰厥陰積痰」。但是,求諸於大陸現代的中藥學教科書,如上海科技出版社所出版的五版、六版教材,以及人民衛生出版社2000年所出版的中醫藥高級叢書,都將本藥列為清熱藥類,功效僅限於清熱解毒、祛痰利咽,以治療咽喉腫痛,痰熱咳喘為主。其活血之性已被埋沒,殊為可惜。
結論
  現代人由於生活作息紊亂,病情寒熱虛實夾雜,且多有瘀滯之情,其實,老血與積痰就是常見的病因與病機。面對千變萬化的現代文明病,處方用藥必須針對病證的核心,方能取效。如果能追溯中藥的理論源頭,相信可以給予射干更廣大的發展天地,取得更佳療效。歷經數千年得焠鍊,中藥必藏有治療各種疑難雜證的寶貴經驗與療效,欲在新的世紀進一步躍升,必須從古籍中如淘金般的仔細篩選,精心發掘與研究,才能重見天日。
  在台灣,凡領有合格中醫師執照的醫師,都經傳統藥理學的洗禮。國家考試中,中藥學科目必讀之書就是《神農本草經》、《本草備要》,二者都是傳統藥理學的代表著作。《神農本草經》所述之性味歸經及功效,由於時空的阻隔,與《本草備要》難免有所差異,然而,並不影響我們對中藥的學習與研究。大陸近年來針對普通高等教育所編輯的中藥學教科書,雖然條理分明,清晰易讀,然而,對於傳統藥理的說明多付之闕如。因此,較之大陸現代的中醫師,我們實有著較優良的條件來研究傳統藥理學。但是,這種情況已經開始轉變了。前面提過人民衛生出版社於2000年所出版中醫藥高級叢書的中藥學中,已大幅納入傳統藥理學,顯示大陸學者已經開始回過頭來研究傳統藥理精華。所以,台灣的中醫師們,要加緊腳步了!
參考文獻:
張東偉等,21世紀中醫藥發展的思考,中醫研究雜誌(第1 4卷第1期),PP.5-7,2001。
俞無名等,中國百年百名中醫臨床家叢書干祖望,北京,中國中醫藥出版社,PP.364-365,2001。
袁冰,建立符合中醫特色的中藥研究方法—中醫現代化的哲學思考之三,北京,中國中醫基礎醫學雜誌(第6卷第11期),PP34-36,2000。
呂炳奎,繼承發揚中醫藥學之陋見,湖南,湖南中醫藥導報(第6卷第5期),PP5-7,2000。
賈謙,中醫現代化之我見,前進論壇(200.7),PP.28-30,2000。
陳潮祖,中醫治法與方劑,北京,人民衛生出版社,P.269,2000。
陳潮祖,中醫治法與方劑,北京,人民衛生出版社,P.272,2000。
陳潮祖,中醫治法與方劑,北京,人民衛生出版社,P.272,2000。
陳潮祖,中醫治法與方劑,北京,人民衛生出版社,PP.258-259,2000。





 


台灣中醫臨床醫學會會址 : 台北市延平北路五段243號1樓
電話 : (02)2812-8132或 0901 277 679黃小姐  傳真 : (02)2812-6387  
E-mail:tccma100@ms81.hinet.net  

14 位使用者在線上
(2 位使用者正在瀏覽 雜誌期刊)
成員: 0     訪客: 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