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首頁| 網站導覽| 聯絡我們
 


   第1卷
   第2卷
   第3卷
   第4卷
   第5卷
   第6卷
   第7卷
   第8卷
   第9卷
   第10卷
   第11卷
   第12卷
   第13卷
   第14卷
   第15卷
   第16卷
   第17卷
   第18卷
   第19卷
   第20卷
   1998心得專輯
   1999心得專輯
   2000心得專輯
   2001心得專輯
   養生衛教文章
   投稿須知


18.多發性硬化症

作者: 陳俊明 雜誌期刊發表時日期: 2003-09-01

  期刊內容描述

摘要
  多發性硬化症在病理學上的特徵為中樞神經系統白質(white matter)散佈大小不等(此為位置上之多發性)、發生時間不等(此為時間上之多發性)的局部脫髓鞘區域(“斑塊”,“plaques”),所謂「硬化」就是指這些髓鞘脫失區域結疤所形成之斑塊。尤其容易侵犯腦室周圍(per ventricular)與大腦、視神經(opticnerves)、腦幹(brainstem)、小腦及脊髓的軟膜下白質區(subpial white matter)。
  本病在中醫學依其症狀可分屬於“溫熱病”、“萎症”、“偏盲”、“癃閉”等範疇。依患者不同之病因、不同之表現症狀,加以辨證施治,此即「同病異治」之妙也。
關鍵詞:多發性硬化症、脫髓鞘、斑塊、同病異治
前言
  在中樞神經系統的白質內,有時會出現一些直徑從數公釐到數公分不等的灰色小病灶;這是一種多發性硬化的神經系統疾病。多發性硬化,換言之,即是多處硬化,其為多發性侵犯神經外圍之髓鞘(即神經細胞軸突外圍包被的一層組織),且可能出現在任何部位之神經系統,因此,多發性硬化症的症狀差異很大。多發性硬化症的原因至今尚不明確,可能與病毒感染有關。
  多發性硬化症之流行病學在不同地區及族群間有著極大的差異。目前已知全世界流行率最高的地區為英國之奧克尼群島,每千人便有三個人罹患此病,而非洲黑人族群及生活在原居地的愛斯基摩人幾乎不會罹患此病。
  在台灣,多發性硬化症則是比較少人知道的,一方面是大眾醫學的資訊很少提到此病,另一方面則是診斷出來之個案比較少。根據健保局重大傷病之統計資料,此病證記之案例約二百七十人,約為十萬人中1.2人。在筆者近十年的臨床診療中,只在八十七年遇到過一位此種病例;對中醫而言,診治此病症之機會或許不多,但是我們亦應對其多加瞭解,以期能彌補西醫西之不足。

病因
  目前並不清楚形成多發性硬化症的原因,而認為多發性硬化症是一種自體免疫性疾病。亦即患者體內之免疫系統無法分辨何者是自己的細胞,何者為外來之侵犯物,造成免疫系統攻擊自身的組織。其機轉簡單的說就是淋巴球裡的T細胞經由病毒或其他不明之原因而活化,這些T細胞會通過血腦屏障進入到中樞神經系統中,引起一連串之免疫反應,這一連串的免疫反應透過很多所謂的干擾素,或其他免疫細胞分泌的化學物質作用,導致巨噬細胞將神經纖維外面之髓鞘破壞掉,形成去髓鞘神經纖維,因而阻止對腦部往返訊息之傳遞。假使有明顯數月的神經纖維髓鞘被破壞,受影響的中樞神經系的部分會形成一個稱為斑塊的損傷區,而斑塊的位置將決定病人的症狀。
  至於是什麼因素引起不正常的免疫反應?目前仍不清楚,有人認為是病毒因素,但到目前為止,醫學界還找不出那一種病毒是確切之元凶。亦有人提出遺傳因素,據國外統計資料顯示,患者子女亦患病的機率為4%(男孩是1%,女孩是5%)。至於環境因素,尚無單一因素被確定。所以,無法以任何單一的因素來解釋多發性硬化症之形成,故其病因到目前為止仍可說是一個謎。
症狀
  多發性硬化(MS)病變最多發生於視神經、腦幹及小腦與脊髓,因此以視覺、運動、感覺及括約肌的症狀最多見。
視覺:
   視力模糊、複視、眼襄(不自主之眼球跳動)、視野局部或全部缺損、視力喪失。
認知及情緒之問題:
   可能會引起人格的改變、憂鬱、記憶力及注意力集中之問題。
平衡與協調之問題:
   平衡感喪失、頭暈、顫抖、走路不穩、身體喪失協調能力。
神經方面之問題:
   神經徑路的損害會導致麻木、刺痛、灼熱感,特別是在手部及足部。或者會有三叉神經痛、肢體痛、下肢癱或四肢癱。
肌肉方面之問題:
   肌肉無力、疼痛、痙攣,以及間歇或永久的麻痺。
語言能力之問題:
   語言障礙,說話不清楚、講話速度變慢、講話節奏改變。
消化及泌尿系統之問題:
   便秘或失禁、頻尿、尿液無法完全排空。
性功能之問題:
   陽萎、性慾喪失。
疲勞最常見。
  多發性硬化症的病程發展是無法預知的,可能經過一般時間後,某些症狀仍然存在,也有可能緩解或惡化。
  而許多罹患多發性硬化症的病人,似乎並未感覺自己行動的不便,這種情形稱為欣快症(euphoria),可能是病灶出現在中樞神經系統管制精神的部分(額葉)。
診斷
  多發性硬化症的病灶可能出現在神經系統的任何部位,因此,其初期症狀差異頗大,診斷並不容易。而醫師通常會試著去排除其他的疾病,譬如有人發生兩次中風,也是有兩個斑塊,但很明顯可以用中風來解釋者,就不能將其歸類到多發性硬化症。
  一般而言,神經科醫師會做一些檢查來幫助診斷:
一般神經經學檢查:
 精神功能及意識狀態。
 顱神經功能。
 運動功能及肌張力。
 反射功能。
 感覺功能。
 共濟或協調功能。
 行走功能或步態。
 不自主運動。
眼底及視野檢查:
 是否有視野異常、視力減弱、顏色感受障礙。
 視神經蒼白(optic pallor)或視乳頭炎(papillitis)、瞳孔反射(papillary reflexes)異常。
 眼球震顫(nystugmus)。
 核間性眼肌麻痺(internuclear ophth- almoplegia)。
腦脊髓液檢查:
   淋巴球略為增加及蛋白質升高、免疫球蛋白的量升高。蛋白質的電泳分析可看到γ球蛋白的寡株帶(oligoclonal bands),表示有些淋巴球產生了一些抗體出來,稱為「寡株帶」。
誘發電位檢查:
 視覺誘發電位檢查。
 腦幹聽覺誘發電位檢查。
 體感誘發電位檢查。
神經系統影像檢查:
 電腦斷層檢查(CT)。
 核磁共振造影(MRI)。
 CT與MRI可協助排除其他類似多發性硬化症(MS)的疾病。尤其以MRI是最具靈敏的指標,它可以看到神經纖維損傷區的「斑塊」。
治療
  由於多發性硬化症的病因尚未確知,因此就西醫而言,尚無法採取確實的治療方式。而治療的目標是以減輕症狀為主,另外以減緩復發的頻率及發作時的嚴重程度。
  治療多發性硬化症主要分下列三種情況來進行:
延緩病情之惡化:
   β干擾素(Interferon beta-la, Interferon beta-1b)及glatiramer actate。這些藥物於減少復發的次數及復發時的嚴重程度,被證實有其療效。
症狀治療:
 痙攣:如有抽筋或僵硬者,可使用解痙劑或肌肉鬆弛劑來緩解。另外,游泳等物理治療之運動亦有所幫助。
 疼痛:肌肉痛、背痛等可以aspirin或acetaminophen治療。慢性疼痛如像針刺之痛或灼熱痛則較難治療。抗癲癇劑及抗憂鬱劑亦有部分之止痛效果。
 疲勞:是最常見的症狀,可用amantadine、pemoline來治療。
 視神經炎:常伴有眼部疼,之後視力可能會逐漸減弱,甚至喪失視力,此時可注射steroids如methylprednisolone,之後再口服steroids,有時可加速視力之復原。
 膀胱功能異常:可能會頻尿或無法完全排尿,一般可使用乙醯膽鹼劑如oxybutynin或propantheline來治療。一小部分患者須插入導尿管以幫助排尿。
復發時之治療:
 急性發作時以皮質類固醇治療,如ACTH及prednisone,能降低中樞神經系統的發炎現象,並加速發作後的復原。
 亦有使用其他之免疫抑制劑,但療效較不確定。
  此外,物理治療師及職能治療師能夠評估病患之問題來加以治療,並提供預防傷害的諮詢,以期能減輕病患因身體障礙所帶來的不適與疼痛、恢復病患身體應有的功能,避免病患再度受傷害或病情惡化,以及讓患者身體之現有功能發揮到最大程度,而能在社會上過著較獨立且有尊嚴的生活。
中醫治療
  人體之「精」有先天與後天之分,若先天之精即“腎精”不足,與後天之精、五臟六腑之精失調;且逆於四時氣候與天地陰陽之變化,起居無常,飲食不節,以妄為常,酒醉入房耗傷精氣,則諸病起矣。
  而腎精為先天之本,是構成人體以及維持生命活動的基本物質,主人體的生長、發育、繁殖。腎精的盛衰直接影響著人體五臟六腑的活動,關係著人體之發病、衰老與死亡,因此,腎精為人體生命之本。假若人體一旦發病,則當以腎精為治療之本。
  《素問•痿論》云:“腎主身之骨髓,骨氣熱則腰脊不舉,骨枯而髓減,發為骨痿。”又云:“有所遠行勞倦,逢大熱而渴,渴則陽氣內伐,內伐則熱舍于腎,腎者水臟也,今水不勝火,則骨枯而髓虛,故足不任身,發為骨痿,故曰骨痿者,生于大熱也。”此證屬於腎陰虛,骨髓枯涸,治則以滋陰清熱、補益肝腎,選方可以虎潛丸加減。
  《靈樞•邪氣臟腑病形篇》云:“腎脈微滑為骨痿,坐不能起,起則目無所見。”此證亦屬陰虛火旺,當滋陰降火,可以杞菊地黃丸化裁之。
  因之,多發性硬化症在非急性發作期,多屬腎虛與氣虛血瘀之證,故治療當從腎論治,兼以益氣活血之方。茲摘錄大陸名醫治療經驗以供同道參考。
王綿之教授在1990年2月治一例,患者男性,28歲。在1989年7月最先出現頭暈、嘔吐、複視、吞咽困難,肢體無力、呈右側偏癱之步態。經西醫以類固醇治療,病情有好轉,但藥一減量,症情即見加重。就診時體腴面圓、周身痺楚、右手麻軟、步履艱難不穩,脈細弦濇,舌胖嫩,苔白薄而乾。此屬腎氣虧虛,氣虛血滯;治以補腎氣,兼補氣活血。
   處方:生地10克、熟地10克、天冬6克、麥冬6克、枸杞子12克、生黃耆18克、丹參15克、赤芍9克、白芍9克、紅花9克、桃仁9克、炒杜仲12克、石斛12克、牛膝12克、地龍9克。
   服藥兩個月後,病情明顯好轉,將類固醇減量。後覺胃納稍差,腿乏力稍加重,自覺右側皮膚表面體溫低于左側,遂于方中加仙靈脾、肉蓯蓉以變理陰陽;或加川芎、香附以增強行氣活血之力。至四個月後完全停用類固醇,症情平穩。又續服月餘,諸症悉除。後以補益脾腎之劑以資鞏固療效。
夏永潮醫師在1987年12月診治一女性27歲患者,在一年前忽發右眼視力模糊不清,四肢癱瘓;西醫診為視神經脊髓炎,經中西藥物治療有好轉。現遺有視力不佳、四肢無力、走路不穩、肢體麻木、小便失禁等症;伴有氣短無力、口乾口苦、大便乾結、舌淡苔薄白、脈弦、神志清楚、心肺正常。證屬痿症,氣虛血瘀,治宜補血和血,化瘀通絡,輔以補肝腎。
   處方:當歸80~800克、川芎12克、黃耆20克、赤白芍各15克、水蛭9克、黃精20克、仙茅9克、仙靈脾9克、枸杞子9克、羌活9克、伸筋草9克、密蒙花10克、甘草6克。水煎分二次服,一日一劑。隨症加減藥物如下:草決明、巴戟天、龜板、山茱萸、杜仲、女貞子、益母草等。服十二劑後,症狀轉好,體力增強。服藥二十劑後,四肢肌力增強更明顯,右眼視力由0.3轉至0.5。服藥二十七劑時,行路正常,神經系統檢查正常,臨床上屬於治癒。
  另一方面,若多發性硬化症(脫髓鞘症)在急性發作期,則當以中醫治病之特點—辨證論治為之。其有可能以高熱不退為主要表現者,辨證上可以溫熱病視之,用清熱、透邪之法,使患者痊癒。亦有因暴怒昏厥引起之脫髓鞘症,辨證為肝風內動者,需鎮肝潛陽熄風,解鬱開竅為治。亦有因一氧化碳中毒所致之患者,辨證為毒邪內閉,可以解毒開竅法治之而癒者。此即同病異治之妙也。上例多發性硬化症之患者,重者全身硬化僵直,且出現水穀不入,言語失司,喪失舌嚥功能等,而依據患者不同之病因、病機及病症,得出不同之辨證,以不同之方藥,一病多法而獲致痊癒。
結語
  「陰平陽祕,精神乃治」。人體的陰陽兩大物質─精、氣,若取得協調平衡,則有病不發;若陰陽偏盛或偏衰,則疾病發炎。故調和陰陽是中醫治療疾病之大法,而其實踐則是辨證論治。在目前現代醫學無法治癒多發性硬化症之現實下,中醫應該可以提供另外一種治療模式之思考,以彌補現代醫學之不足,而來加惠更多之病患;此乃我傳統醫學寶貴之所在。
參考文獻
陳榮基,臨床神經學,台北,華榮圖書有限公司,p.4-p.5,p.257-p.262,1990。
陳建焜編譯,哈里遜內科學手冊,台北,藝軒圖書出版社,p.684-p.685,1993。
林建村譯,郎文內科學手冊,台北,合記圖書公司,p.169-p.170,1994。
林威善譯,腦和神經系統,台北,光復書局,p.130-p.133,1995。
楊智超,多發性硬化症—歷史與展望,台北,台大醫院多發性硬化症病友聯誼會演稿,2000年4月9日。
陳文伯,基因組學與中醫藥學相似點(上)、(下),中國醫藥報導(半月刊),(2001, 9月下與10月上),台北,緯揚文化事業有限公司。
馬建中、何東燦、邱年永編著,中醫內科學,台北,國立編譯館出版,正中書局印行,p.26-28,p.392-395,1991。
王綿之,脫髓鞘病,北京,中醫古籍出版社,當代名醫臨證精華,奇症專輯,p.154-155,1992。
王進全、李璽主編,內經類證論治,陝西,陝西科學技術出版社,p.219-226,1987。
王鳳岐、孫光榮主編,炎症的中醫辨治,台北,知音出版社(中國醫藥科技出版社授權),p.6-8,p.68-71,1992。
光復書局編輯部,醫學保健百科全書(與神經),台北,光復書局出版,p.197-198,1987。





 


台灣中醫臨床醫學會會址 : 台北市延平北路五段243號1樓
電話 : (02)2812-8132或 0901 277 679黃小姐  傳真 : (02)2812-6387  
E-mail:tccma100@ms81.hinet.net  

43 位使用者在線上
(1 位使用者正在瀏覽 雜誌期刊)
成員: 0     訪客: 43